复式三中三公式表图|复式连码计算
當前位置:首頁>>理論與實踐>>以案說法
【案件】盜竊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財產后即時返還如何認定犯罪數額
   作者: 2019-04-01 新聞來源: 【字體: 】  打印本頁
分享到:

 

  2016年12月,被告人洪某某與被害人于某某在網上相識,后經接觸成為男女朋友。2017年2月,洪某某在于某某不知情的情況下,在長春市寬城區吳中印象小區被害人于某某家中,先后二次操作于某某手機在支付寶賬戶“招聯好期貸”“螞蟻借唄”內貸款人民幣16000元轉入自己支付寶賬戶。 

  同年2月14日,被告人洪某某與被害人于某某在北京市某賓館內,采用同樣手段,操作于某某手機在“螞蟻借唄”貸款人民幣15000元,轉入自己的支付寶賬戶內。隨后,洪某某因情人節微信轉賬9999元給于某某;次日,于某某進貨需貨款,又轉賬4000元給于某某。 

  長春市寬城區人民檢察院以洪某某犯盜竊罪,盜竊數額為人民幣31000元,向法院提起公訴。長春市寬城區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認定事實與起訴書認定事實基本一致。 

  被告人洪某某辯解稱,認定其盜竊數額為31000元不客觀,應扣除其給于某某微信轉賬紅包的9999元和貨款4000元。 

  法院認為,2017年2月14日22時許,洪某某實施盜竊15000元后,隨后微信紅包轉賬給于某某9999元,次日又給于某某4000元進貨款,時間上存在連續性,且被害人于某某確屬實際得到,未受損失,該部分數額應于扣除,認定盜竊數額為17001元。被告人洪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 

  長春市寬城區人民法院判決如下: 

  被告人洪某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四千元;責令被告人洪某某退賠于某某人民幣一萬七千元。 

  一審宣判后,長春市寬城區人民檢察院認為該判決定性準確,但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錯誤,量刑畸輕,依法提起抗訴。 

  二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洪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原審判決定罪準確,但認定盜竊數額、對被告人的量刑及責令退賠數額錯誤。故作如下判決: 

  撤銷一審原判決。 

  判處被告人洪某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四千元。 

  責令原審被告人洪某某退賠被害人于某某經濟損失人民幣二萬一千零一元。 

  主要問題 

  盜竊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財產后即時返還,如何認定犯罪數額?被告人與被害人關系親密,盜竊后返還財產,是否應認定為返贓? 

  觀點 

  1.盜竊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財產后即時返還,如何認定犯罪數額? 

  支付寶作為第三方支付平臺,提供資金轉移和網上支付結算服務。支付寶轉賬是即時到賬,轉賬行為同時實現了被害人于某某對其賬戶內財產失去占有和被告人洪某某對該部分財產的實際控制,盜竊行為既遂。洪某某最后一次盜竊人民幣15000元,后因當天情人節發紅包9999元并于次日贈與4000元給于某某的行為,是盜竊既遂后,其對贓款的事后處理行為,不應從盜竊定罪數額中予以扣除,盜竊數額應認定為人民幣31000元。 

  被告人洪某某實施盜竊行為時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其所得數額應全部認定為盜竊數額。被告人洪某某三次盜竊數額共計31000元,雖洪某某最后一次盜竊15000元和其即時微信紅包返還被害人于某9999元及次日轉給于某4000元進貨款,在時間上存在連續性,且被害人于某某未受損失,但屬于洪某某犯罪既遂后對賬款的處理,不能否定其秘密將于某支付寶賬戶中錢款轉為自己所有的非法占有性質。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應認定盜竊數額為31000元。 

  綜上,被告人洪某某盜竊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財產,隨后即時返還被害人,被害人未實際受損,仍應認定其全部盜竊數額為犯罪數額,返還部分不應扣除。? 

  2.被告人與被害人關系親密,盜竊后返還財產,是否應認定為返贓? 

  被告人與被害人關系密切,在盜竊后返還財產的行為,應結合盜竊行為發生后,返還財產的具體時間、被告人返還時的心態、返還的目的等,綜合分析認定是否為返贓行為。 

  本案中被告人洪某某實施盜竊時,其和被害人于某某系男女朋友關系,是一種特殊的親密關系。被告人洪某某在實施盜竊后,為避免于某某生氣,且害怕事情敗露而微信轉賬返還的9999元,可視為案發前返贓。但二人另有其他經濟往來,洪某某于次日轉給被害人的4000元,不應認定為返贓。故本案應責令被告人退賠給于某某21001元。 

          最高人民檢察院      正義網
复式三中三公式表图 big3联赛官网 481近6o期走势图 11运夺金走势图2000期 安徽快三今天出的什么号 英国时时彩资讯网 北京快乐8网上投注 微信分分彩二维码入口 九龙內幕1码 腾讯五分彩app下载地址 新mg线路检测